项目动态

平静的另一面,是阅读

2016-12-21 梵悦·108

梵悦108.jpg

我害怕阅读的人

天下文化出版公司25周年庆的时候,发布了一篇长文案《我害怕阅读的人》:

不知何时开始,我害怕阅读的人。就像我们不知道冬天从哪天开始,只会感觉夜的黑越来越漫长。

梵悦108.jpg

我害怕阅读的人。一跟他们谈话,我就像一个透明的人,苍白的脑袋无法隐藏。我所拥有的内涵是什么?不就是人人能脱口而出,游荡在空气中最通俗的认知吗?像心脏在身体的左边。春天之后是夏天。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。但阅读的人在知识里遨游,能从食谱论及管理学,八卦周刊讲到社会趋势,甚至空中跃下的猫,都能让他们对建筑防震理论侃侃而谈。相较之下,我只是一台在MP3时代的录音机;过气、无法调整。我最引以为傲的论述,恐怕只是他多年前书架上某本书里的某段文字,而且,还是不被荧光笔画线注记的那一段。

……

我害怕阅读的人,尤其是,还在阅读的人。

艾玛沃森的“地铁丢书”

一本书,带给我们的不仅是知识,也是一种理念的传递。前不久艾玛沃森在伦敦地铁“丢”了100本书,并且还在推文中说道,“看你们能不能找到啦”。然而故事到最后,这原来是艾玛沃森的一个小心机。

梵悦108.jpg

艾玛沃森在今年成立了一个妇女权益读书会,并且联合books on the underground,发起读书分享活动,希望大家利用通勤的时间读会儿书,为了激起大家的读书欲望,她就把书籍藏在了地铁里,还在书中附上亲自手写的纸条,让大家像玩游戏般自己去寻找。

而关于丢书最初的起源而是创始人hollie belton。hollie每天在上班地铁的路上,都会沉迷于读书。

渐渐地她发现,像她一样爱读书或者喜欢靠读书消磨时间的人,不在少数。但这也让她不禁好奇:别人在读的都是些什么书呢?要是大家能相互分享就好了。

梵悦108.jpg

于是她设计了一种贴纸。在贴纸上写着:我很喜欢这本书,并希望与你分享,但也希望它能够被更多人看到,所以当你看完这本书,不妨把它放在地铁上,让它流动下去。

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hollie在过去的四年时间已经落在地铁上近2000本书,逐渐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由此形成一场良性的互动。

世界上第一个现代读书会

世界上第一个读书会最早是1902年由瑞典中学教师奥斯卡奥尔森在瑞典南部的兰德创立的。

他曾经访问过美国,实地考察1870年代发起的美国学拓扩集会——西方读书会的早期雏形的成功而受到激发,于是回国后创办读书会。

由于他报道撰写了第一个学习圈的内容,发展了关于学习圈的观点和理论,该读书会被视为第一个现代读书会。

梵悦108.jpg

而后,学习圈逐渐成为瑞典人的一种生活方式,几乎每个乡村都有读书会,数量超过30万个。甚至发展成为瑞典全国阅读协会联盟。

硅谷最大的华人读书会

在乔布斯故居的不远处,一个中国邻居Helen,本名叫梁海燕,是一位在硅谷生活了十多年的博士创业者。作为邻居,接近的不但是乔布斯的房子,更是他的创新灵魂。

梵悦108.jpg

于是,她在硅谷创办了一个读书会,至今已发展到500多人,成为硅谷地区最大的华人学习组织。初衷只是想把中国人缺失的创新从书本中找回来。读书会,每周在线讨论两本书,都是和创新有关的,这是在Helen看来最欣慰的一件事。

逐渐,对于创新最直接的逻辑在这里成为每一个人的思维方式。在这里,做的是从0到1的工作,而在未来将完成从1到N的使命。

世界规模最大的读书会

扎克伯格在新年读书计划中说:“我为阅读挑战感到兴奋。阅读能使人智力得以充实。这是一个注意力被社交媒体过度压榨和碎片化的时代,回归阅读将成为人们重整心灵秩序的第一步。

梵悦108.jpg

为此他在脸书上发起了一个读书会,叫做“读书的一年”(A Year of Books),计划大家一起每两个礼拜读一本书,并在脸书的读书小组上分享心得。

这个拥有三千一百万用户的读书小组,大概是世界规模最大的读书会了吧。

阅读是一件幸福的事

书使人得到一种优雅和风味,这就是读书的整个目的,而只有抱着这种目的的读书才可以叫做艺术。

梵悦108.jpg

基于相同的理念,梵悦108从读书会的起源到发展,汲取灵感,更想要在这里营造一个相同意境的概念——雅悦书房。通过行业意见领袖和灵魂人物共同参与进来,分享读书心得,真正的把读书作为一种传统保留下来。

希望能给“过度碎片化”的阅读时代,带来一点儿启示,一点儿借鉴,一点儿思考。或许在这里,您可以遇见契合心灵的文本,激荡思想的对手,共语时代的朋友。

一份珍藏书单献给读书的你。

梵悦108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