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目动态

梵悦108 没有门外的国贸,读不懂这里的平静

2016-07-25 梵悦·108

平静,是一个相对概念。只有在冲突感越强的地方,才能突显它的价值。所以才有小隐于野,中隐于世,大隐于朝。作为北京最喧嚣的所在,国贸CBD里的平静,才是最奢侈的美。

时间回到1年前。世界上最知名的设计事务所Yabu Pushelberg(后文简称YP)的两位灵魂人物George Yabu和Glenn Pushelberg,一同来到北京国贸,为梵悦108进行最终方案的提报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.jpg

当然,这并不是他们在北京的第一次创作。此前的北京华尔道夫酒店,已经让中国设计师争相膜拜,从屏风、灯饰、壁纸……无一不充满东方韵文。笔者也不止一次在各类豪华物业的设计方案中,看到将华尔道夫的图片作为对标案例,风格描绘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作品.jpg

如果说,YP在华尔道夫的设计是摹“东方”的形,那么而这一次在梵悦108的设计,将摄“东方”的魂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名言.jpg


blob.png

当平静成为这个时代的奢侈品,世界将期望寄于东方智慧

在这样一个感官、物欲阀值极高的时代,人们更加追求克制、追求“少就是多”、追求清心寡欲、追求自我训练,从而获得内心的平静(Inner Peace)。尤其是顶富阶层,是需要从平静中发现源源不断的力量,去面对千万亿的生意,商场的暗流涌动。禅修也好,辟谷也好,都是人们在寻找平静过程中的“法门”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设计理念-平静.jpg

擅长于创造独特的YP,这一次要在国贸创造一种独特的平静——抽取传统的灵魂,注入现代生活之中,通过空间的营造,传递一种“平静的奢华”,内敛的美。正如这个方案的主题:Tradition Meets Modern Living。


blob.png

重现自然,回归内心,即为平静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设计理念-重现自然,回归内心,即为平静.jpg

当两扇厚重的雨林绿石门被缓缓推开,一条石道将一池静水一分为二,分至两侧。前方两扇雨林绿石墙又将人们的视线聚拢于中厅。

梵悦108大堂实景拍摄.jpg

穿过石墙,再至中厅,一个巨大高耸的榫卯藻井屹立于其间,在藻井之下则是纯铜打造的桌台,用作迎宾。而仔细看,榫卯结构的颜色,从下至上,由白渐深,寓意青天白云。

梵悦108大堂实景拍摄 2.jpg

纹路夸张的雨林绿石墙、颜色渐变木材、光影绰绰的水池,以隐喻替代临摹,超越材质的限制,才能带来全新的感官,才能将观念传递。这让笔者想起了北宋的文人画——不把真实地再现事物的表象作为创作目的,而是把揭示事物的内在神韵作为最高的艺术追求。YP用现代抽象的手法,重新勾勒出中国诗词中描绘的“板桥流水,竹林掩荫”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设计理念-平静的体现.jpg

踱步其中,说话的声音也不禁降低了许多,生怕打破了这里的平静。


blob.png

在矛盾与对立中,传递平静的奢华,才是YP的“仙”

“仙!”——梵悦·108的执行设计师,在后来大堂完成后用这样一个字点评YP的这次创作。几乎所有的矫饰,都被剔除,只保留了形态与结构。沉默、含蓄和大片空白,传递出平静的真谛。这使得整个空间被一种虚无撑住,在里面形成力量感。而把“实”交给陈列其中的 ,专门为此地创作的艺术品。看上去很虚的地方能让你感觉到力量,看上去很实的却有温柔的东西在里面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设计的大堂.jpg

最能反映这一点的就是左侧的甬道。整个甬道的墙面除了木质,再也找不到第二种材质。而在甬道的尽头,则是一个悬止在半空的艺术装置——对于地心引力的抗拒。

而右侧的书房,则用三副山水壁纸完成了虚实的交融。在氤氲之中,整个空间被赋予内在的静思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设计-位于大堂后部的Bar.jpg

位于大堂后部的Bar,YP将这种包含“温柔的实”,以陶瓷风铃的形式完成。风铃本应是平静的对立,但在这里却被认定为能够将自然的智慧传递、翻译给沉思焦躁的人听,而成为内心安宁的符号之一。

梵悦108设计师雅布的设计-位于大堂后部的Bar 风铃.jpg


blob.png

最好的艺术馆,往往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

不止于以上,在整个梵悦·108大堂内陈列了近20件艺术品,这使得整个空间更像是一个美术馆——YP的设计似乎也有意成为一个美术馆。因为对于现代都市人而言,艺术即是宗教,美术馆就是现代都市的教堂、寺庙。人们通过艺术获得心灵的满足和平静。

梵悦108的创作艺术感.jpg

无论是来自霍华德·陈的蚊钉山水画,还是阿丽莎·科伊的风铃,不同文化,不同的形式,都在传递一个主题:平静的喜悦和超脱。而承载这些艺术品的空间,也在用自己的方式,诠释INNER PEACE。我们更愿意认为,这是YP与他甄选的艺术家,一同为北京国贸,为梵悦·108定制创作的艺术大展。

梵悦108的创作艺术感 2.jpg

走出梵悦·108大堂,门外的国贸依然喧嚣鼎沸,说话的声音也回归了正常。

走出梵悦108的大堂 依然是平静.jpg

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,笔者突然想到1600年前的陶渊明的理想人居,不正是梵悦·108所表达的吗?